欢迎访问西昌一中俊波外国语学校!
黄建波的教学博客!

多功能教室预约

您现在的位置: 西昌一中俊波外国语学校 >> 学生天地 >> 写作园地 >> 文学 >> 正文
  学生天地

轮回
发布时间:2015-2-4 21:37:47 作者:车其磊 已有6492人阅读 编辑:车其磊

轮回(倒序版)

文∕车其磊

星期一,我活了的灵魂复死。

星期天。上帝治好我灵魂的伤。上帝说:“你的伤已好,可再回大地之城,过你想要的生活。”我说:“还回得去吗?”上帝说:“只要想回,就回得去。”我说:“即使回去,我也是个死人。”

上帝说:“至少你的灵魂还活着。”我凄苦一笑,说:“如果灵魂充满痛苦,即使活着,不如死去。”上帝问:“那你为何还要让我治好你灵魂的伤?”我说:“我的灵魂可以死去,但不能残缺。”

星期六。我的灵魂被阳光灼伤。这怪不得阳光,只能怪我自己。因为,上帝曾告诉我,没有了肉体的灵魂只能在黑暗和阴凉中存活。这天,我忘记了上帝的话,其实,我并没有忘记上帝的话,而是厌倦了黑夜鬼祟地出没,想再次感受白昼光明的刺激。光明是一种诱惑,在它的诱惑下,我的灵魂受了伤,为了医治灵魂的伤,我回到上帝面前。

星期五。我见到我的女朋友。她撑一把镶金边的鼠灰色太阳伞,颈前挂一串耀眼的珍珠项链。太阳伞是我买给她的,珍珠项链也是我买给她的,这两件东西是我同一天买给她的,买给她不久,我就意外地死了。我死后,不知她是否对我有所感念?“有的,不然她怎会还是撑我送的伞挂我送的项链。”我心里安慰自己。她盈盈向我走来,我心潮澎湃。她向我招手,我按捺不住,已从树荫下窜出。在我即将迎上她时,她突然停住脚步。一辆新款的奥迪A7横亘在我与她之间。这时,我明白了两个道理:一,我与她的距离只不过是一辆豪车的距离;二,她从没感念过我,唯一感念的是我送她的东西。

星期四。我来到我的家。原本三人的家,只剩俩人。饭桌上,父亲喝得依旧是劣质白酒,每喝一口,都要满足地咂吧下嘴唇。母亲边吃饭边看电视。电视播放的是一档综艺节目。节目里一群嘻嘻哈哈的男女卖萌地说笑。父亲不耐烦,道:“这个有什么好看的。”说完,父亲抢过遥控器,一阵乱按。以母亲的性格,她应该与父亲作番争辩,可母亲没有,她只顾埋头吃饭,沉默着不发一言。电视机里传出“沙沙”声,我熟知,这“沙沙”声代表没有信号的电台。

星期三。我返回大地之城。我飘在夜空,俯视这座时已凌晨却犹灯红酒绿、人歌车鸣的不眠之城。我在这座城生活了三十年。三十年间,我一直以为我与它的感情昵不可分牢不可破,可死后的今天,我才发现,我与它的感情竟换不来它一滴悲伤的眼泪。

星期二。我向上帝请辞。上帝说:“你的肉体已灭,重生的仅是灵魂。”我说:“我懂,我已是一个只能在虚空中游走的人。”

星期一。我的灵魂死而复活。

本文已发表于2014524日《凉山广播电视报》

 

西昌一中俊波外国语学校 地址:四川省西昌市川兴镇团结路2号 邮编:615021 招生咨询电话:0834-3784557 办公室:0834-3783966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9-2012 西昌一中俊波外国语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. 管理登录
信息技术组 Huangjianbo 制作维护  川ICP备06018603号